【篆刻界的福音.雅石界的新歡】老撾石熱.壽山石冷 – 朱賜麟

整理印石

印章在中國文化裡,不只是信用的憑證,更是身分的表徵。一方印材,可以是竹、木、石、玉,也可以是金、銀、銅、鐵,雕刻製作的內容,既是工巧,更是藝術。隨著印章的發展,美好的印石自然也逐漸成為了文人雅玩之最愛。文玩之中,雅石的獨樹一幟,由來已久,而雅石中,又以壽山石為其翹楚。憑藉著中國大陸近十餘年的經濟發展榮景,壽山石成為文玩交易市場的寵兒,也成為上層社會賄賂送禮、對價洗錢的工具,身價一路攀升,成交價格屢創新高,使得千年以來的文人雅玩,竟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雲端禮品。這固然豐富了文玩市場的多樣功能,滿足了附庸風雅者的虛榮感,但卻也讓雅石蒙塵,沾滿了銅臭味,「君子不近,庶人不服」了。

去年三月,福州彩石市場傳出訊息:一種產自寮國的新出彩石,有人名為「寮石」,有人名為「老撾石」。這種新出的石頭,質性幾乎與壽山石相當,舉凡:田黃、芙蓉、水坑、高山、善伯、杜陵等各色知名壽山石種,無不維妙維肖,難辨真偽。尤其在切割打磨之後,瑩潤通透的特性更是普遍存在。於是一時之間,許多福州的彩石商人見獵心喜,大舉進入寮國收購。九月間,寮國總理宣布關閉山林、禁採礦石。禁令一下,奇貨可居,「老撾石」的市場價格翻倍成長,商人搶進買貨,爭先恐後,於是層層關卡、層層剝削,採石、運石費用水漲船高,福州市場的到貨成本,幾乎與在當地出產的壽山石等價。

這種現象如果在一年前發生,當時古董市場、彩石市場、文玩市場一片紅火,商人閉著眼睛進貨喊價,錢潮滾滾而來,賺錢當然不是問題。但是,自習近平上台以來,全面打貪抓腐,嚴懲不法,大陸送禮應酬文化,風氣丕變。年來,高端禮品市場轉眼蕭條,古董、藝品、文玩的主要通路受阻,於是交易量直線墜落,有行無市。彩石商人們如果好好守住過去累積的資源,持盈保泰,謹慎投資,或許可以度過低潮,待時而起。可惜他們選擇了急流勇進,大舉購買「老撾石」,結果使得蕭條的彩石市場雪上加霜,大批囤積的石材,壅塞了市場通路,降價求售者有之、跳樓拍賣者有之。本來這只是「老撾石」的入市機運不好而已,對原本以四大名石為經營主流的彩石市場,影響應該不大。但是:「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老撾石固然是個威脅,但若是問市之初,就直報家門,區隔市場,衝擊應該不大。可是它與壽山石實在太像,壞就壞在當初許多商人就是拿它混充壽山石、巴林石欺騙市場,中飽私囊,以至於老撾石一旦崩盤,壽山石、巴林石也就成了池魚之殃,市場信心潰決,四大名石自然也就失去往日風光,無以為繼了!當高端禮品市場全面崩潰,而收藏界的吸納量原本有限,過去因貪腐者洗錢所需而過度膨脹的交易假象,自然破滅。此時,正是繁華落盡見真淳的時刻,彩石市場也必將要回歸正常了!

去年底,記者親赴福州觀察市場,蕭條景況確實令人心酸。福州的彩石市場經過多年經營之後,早已成熟。走訪各期商場,熟悉店家談起經營現況,都為彩石市場的前景感到悲觀,不只是禮品市場崩盤的衝擊,自家開發引進的老撾石,正大舉入市,各商家紛紛拋售求現,低價競爭下,形成更為巨大的威脅。記者在當地店面的櫥窗裡,看到陳列著的各類彩石,多以壽山石、巴林石等四大名石為主,雕工精美,彩色斑斕,可是乏人問津。陳列桌上則堆積著更大量的印石,個個色如桃花,晶瑩洞透,雖不見精緻的雕刻、華美的包裝,但卻是詢問最多、成交最多的主力產品。一切原因只有一個:物美而價廉。到了周二、周三的集中市場裡,一眼看不到盡頭的攤販群聚,桌上彩石琳瑯繽紛。如果每桌以百方印石計算,五百多桌的攤販,至少五萬方以上。這還只是桌面上的數字,檯面下的提包裡,還有更多尚未擺出的印材與原石。觸目所及,幾乎都被老撾石所攻佔,往年各大產區彩石繽紛呈現的盛況不再,只見桃紅處處,喊價聲聲,但是口談者多,成交者少。第一次親眼看到滿市場的老撾石,確實令人心動不已,但當了解了貨量龐大的壓力、成本堆積的壓力、市場蕭條的壓力,不禁為朋友們的艱難困境而心驚、心酸。

在與福州彩石業者深入訪談的過程,他們敘述了一年來赴寮國尋石、選石、買石、運石的辛酸故事,也分享了在福州切磋琢磨石材的心得。

從他們的故事裡,我們可以知道:寮國的政經社會情況,仍然處在極度封閉落後的階段。交通不便,光是徒步跋涉入山尋石,就要花費一天以上時間,而山中處處都有武裝民兵設哨檢查。由於語言不通、人地不熟,出入都要依賴嚮導。而當地嚮導往往勾結民兵趁機恐嚇敲詐,原來談妥的價格一變再變,關卡盤檢隨處可見,不只是路途艱難、路費頻增,甚至隨時都要面對生命的威脅。這些彩石商人原本都有豐富的辨石、買石經驗,選擇石材、斟酌石價都是本色當行,吃不了大虧。可是在這段尋石、選石、買石的過程中,卻個個都吃了大虧,而且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等到運石出山後,山中凶險雖然告一段落,可是後面的路也並不平順。

寮國總理在九月間宣布關閉山林、禁採礦石、不准出口。此後,警察開始在市區各處臨檢取締,一旦發現石頭交易立刻沒收。這使得在寮國的石頭交易形同走私,於是各種躲避取締的違法管道紛紛出籠,運石成本也立刻水漲船高了。

彩石運出寮國,可北走陸路入雲南,或東出越南,再循海路到福州。對以福州為基地的彩石商人來說,當然是以後者為優先思考。所以除了寮國的關卡疏通費用之外,經過越南的關卡、出海運輸的費用,通通都是不可避免的成本開銷。可是彩石到了福州之後,貨物堆積的壓力、市場競爭的壓力、成本積累的壓力,都使得這些商人急於套現殺出、獲利了結,於是供需失衡的法則應驗了!市場急凍,價格暴跌。認賠殺出,成了資金匱乏者的唯一手段,也造成了近十年來,彩石市場難得一見物美價廉的景象!

如果老撾石真的可以取代壽山石、巴林石,那麼彩石商人就會有了堅守待變的決心與勇氣,當然不會認賠殺出。但是這些經營彩石多年的老手們,滿腦子的彩石標準、審美觀念、價格理解……都是以壽山石為基準,從在地的情感到市場的機制,從來不曾動搖過。可如今的低價拋售,究竟是怎樣的原因呢?記者走訪了福州地區經營彩石多年的「大腕兒」們,他們說出了看熱鬧的外行人永遠不知道的祕密。

大腕兒們說:「老撾石有三個問題。一是質性不穩,二是色澤不穩,三是會有內爆。」所謂質性不穩,指的是:與壽山石相比,石材的緻密度與溫潤感明顯不足。所謂色澤不穩,指的是:與壽山石相比,石材的色澤會褪淡。他們說:買回來的石頭,剛切開時,色澤都是非常鮮豔靈動,但是很快就會褪色,變成灰暗僵滯,難看極了!所謂會有內爆,更是所有石材的最大致命傷。因為切開時,完好無缺的石頭,因為溫度、濕度的改變,而出現內部自行裂開,形成嚴重瑕疵。這三個問題聽來嚇人,但在記者過去玩石的經驗裡,其實這些問題壽山石通通都有,只是解釋的說法不同,而變化的程度不同罷了!為了進一步的了解這個新出石種,記者與朋友決定買一些已經切割成印材的石頭回台灣研究。

打磨前後比較圖

傳家寶主人潘明皇先生,經營壽山石生意多年,在業界素有「印石達人」的美譽,記者特別走訪請教。潘先生毫不藏私,取出打磨器具,親自選石上手推磨。兩個小時後,四顆晶瑩透亮的印石呈現眼前。美啊!現場所有人的眼睛裡都閃現光芒,原本看似黯淡的色澤,再顯亮麗光華;原本看似鬆散的質性,現出了緻密與溫潤,雖然觀察的時間太短,無法確定未來是否會有內爆的變化,但是經過潘先生巧手打磨之後的成果,已經足以讓我們對老撾石這個新石種,感到安心不少,信心倍增了!潘先生根據自己打磨印石與經營彩石生意多年的經驗,分析老撾石與壽山石、巴林石、泰來石的質性差異。他認為:「老撾石的質性比較接近泰來石與巴林石,石性偏脆,韌性較差。雖然這些石材外觀也都近似壽山石,但是若與高檔壽山石相比,確實都有不足之處。可是如果放到價格的天平上,一方幾千元的老撾石,與動輒幾萬、幾十萬元的壽山石相比較,我相信:老撾石絕對是物美價廉的好石材!」

聽了行家的點撥,記者確實有了茅塞頓開的理解。但是,在記者這個外行人的眼中,這些石材的差異實在不大,用作印石與雕刻創作的功能也並無二致,但是此刻在市場的價格卻是天差地別。如果我們拋開以壽山石為唯一的審美標準,讓每一種石材都能以自己的面貌,獨立評量優劣,眾石平等,各自發揮,是否就能得到更為公平的價值衡量呢?

告別主人,走出傳家寶。記者心中不禁浮現了這樣的幾個問題:「壽山石傳世近千年,新礦陸續開採,品類多元、質性多變,難道沒有質性較差的石材嗎?老撾石的問市未滿一年,應該還有眾多石材未曾出現,難道未來沒有更好質性的石材嗎?如果不作無謂的比較,以石論石,老撾石在彩石界是否應有獨立的價值與地位呢?」當然,這樣的終極問題,既不是主流市場所關心,短時間內或許也不會有任何答案。可是記者相信:在市場發展仍然渾沌未明的時刻,雕刻與治印藝術的工作者有福了!因為,老撾石為他們提供了物美價廉、源源不絕的創作素材,讓他們有了無限的發揮空間,這樣的時代機運,確實難得啊!

朱賜麟2015.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