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時報】程宗仁的一甲子玩石歲月

中華民國八十四年六月十七日/星期六

少小離家印一盒,七十返鄉三寶全

程宗仁的一甲子玩石歲月

程宗仁的一甲子玩石歲月

在古代,要成為一個雅士,琴棋書畫是必備的標準,喜歡舞文弄墨的人,也總喜歡在身上帶著,用雅石刻成的印章,尤其用「三寶」:田黃、雞血、芙蓉這類珍奇石頭刻成的章,自古就是「好」男人身上不可少的東西,古時候的男人總不能在耳朵上穿洞、手指帶滿戒指、甚至脖子上掛滿項鍊吧?所以讀書人就在佩玉、印石上動腦經。雖然生活在現代,沒有人會要要求男人懂得琴棋書畫,但如果身上有「三寶」印石,總是雅士的象徵。程宗人就是現代標準的雅士。年近七旬、兒孫滿堂的他,收藏了許多價值不菲的「印石三寶」。就男人珠寶「印石三寶」的收藏與鑑賞而言,程宗仁堪稱道地的玩家。早在13歲就啟蒙,浸淫於印石的興趣中,算算已有近六十年了,因此玩印石的後輩小子都尊敬他叫「程老」。

程宗仁的一甲子玩石歲月

程宗仁的一甲子玩石歲月

程老是安徽歙縣人,歙縣在黃山腳下,過去叫黃山線 。這個地方文風鼎盛,出了很多文人雅士,尤其篆刻家居多,日本所出版的歷代百位中國篆刻名家群錄中,歙縣的篆刻家就佔了二十幾位,如程邃、巴慰祖、汪官等大家都是歙縣人,真是人才輩出。而程老從小在此環境成長,也就耳濡目染,在13歲就動刀弄石了。程老回憶說,歙縣人愛石、也很愛刻石,小時候為了得到石頭,他便自做魚鉤和他人換,因位在當地魚鉤比石頭更少、更難得,2個魚鉤換一顆石頭是「魚鉤換石頭」的一般行情。

雞血石六面紅(大紅袍)對章。

雞血石六面紅(大紅袍)對章。

程老是民國38年隨政府側退的。臨走前,他把六兩四的已刻好印章的石頭收存在一個木盒子裡,以為不久後便能回家,沒想到一走就是40年,不過,令他高興的是,這些石頭居然都安穩的躺在當初的那只木盒子裡,一個都沒有少,等到他終於回家。人、事都變了,只有石頭沒變。

程宗仁愛好

程宗仁愛好

當然,13歲時刻印用的石頭不是那麼好,是沒有人要的,但程老來到台灣後,因經濟日漸寬裕,他買的石頭也漸漸好、顆顆貴了。程老說,刻印的時候是不分貴賤的,什麼石頭都一樣、都能刻,像齊白石連磚頭都能刻,只就印石的漂亮和稀有程度論,印石便有貴賤了。

一般而言,田黃、雞血、芙蓉是印石中最貴重的三寶,原因不外乎它的美麗和稀少,在物以稀為貴的自由市場機制裡,這三種石頭自然和寶石一樣貴。貴,到底有多貴呢?以田黃而言,以前有人講「一兩田黃三兩金」,現在已到「一兩田黃廿五兩金」的行情,小小一顆,就要十萬、百萬,真的比黃金還貴。為何世間上百種石頭,而人們獨鍾情「印石三寶」,原因就在它已經沒有了,即使是有,也少之又少、非常難得。以雞血而言,只有浙江菖樺有產,由於當地挖掘越來越難,幾年前還發生工人為爭奪一個雞血,流血打鬥的場面,目前中共也靜止該地雞血石的開採。由於這種石頭只有開地生產,其他地區產的無法相比,於是雞血石市場曾經搶手到出現一日三市的混亂局面。

田黃印石溫潤無比、肌理細緻是印石之王。

田黃印石溫潤無比、肌理細緻是印石之王。

清朝擁有最高的權勢、懂得琴棋書畫的乾隆皇帝最喜歡田黃,他的許多印章都是用田黃科的。田黃為何那麼貴、甚至成為男人的珠寶,他當然是「引領」流行的「罪魁禍首」。乾隆皇田黃印最有名的便是目前藏於台北故宮的〈九連循〉,〈九連循〉是指9顆大小接近的田黃章,從一到九都有編號,在數字下方各加了一個「讚」字,「一讀」、「二讀」、「三讀」⋯⋯「九讀」,「讀」的意思,是指閱讀,原意是乾隆皇看完第一遍書後,蓋上「一讀」,如果再看第二遍,便再蓋「二讀」這顆田黃章。當然,按乾隆凡事「貪多嚼不爛」的性情,沒有太多時間看書,「七、八、九讀」根本用不上。這也是為何收藏印時的人,收了上百方印章,常常沒在一顆用得上的原因。

「程老」收藏「印石三寶」,雖然沒有反客為主把他當職業,卻真正是時時刻刻不忘記它。不論他人在上海、香港、甚至那裡有印石就往哪裡駐足。打開收藏盒,這顆田黃是在上海收的、這顆文彭的章是在杭州收的、那顆芙蓉是在美國買到的⋯⋯總之,收藏那麼多石頭並不容易,不是一時可以做到的。

或許是因為印石三寶太珍貴了,程老雖然精通篆刻,但終究捨不得刻那些石頭。不過,如果有好友拿「三寶」給程老刻,除了刻工不必謝金外,程老還會倒請他吃飯,這就是愛印石人的風格。

程老退休後的日子,過得很充實,除了打打太極、到大陸拍拍照、打算開攝影展外,回到家裡,就是抱著這些「男人的珠寶」擦擦摩摩的打發時間。程老現在有個計畫,打算把田黃、雞血、芙蓉「印石三寶」再收得完整一點,到博物館裡開個展覽,讓現代的中國男人真正件事到什麼是「男人的珠寶」。

 

工商時報原稿

【工商時報】週末副刊休閒情報

【工商時報】週末副刊休閒情報

億典精藏

億典精藏

億典精藏

億典精藏

億典精藏

億典精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