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溥心畬藝術特展 談先生之書畫與生平軼事

董良彥/ 董良碩,本文章如需轉載請先來信告知,如查證未經告知私自轉載,將會尋求法律途徑,請自重。

此次由歷史博物館籌辦之「遺民之懷」–溥心畬藝術特展,羅列溥老書、畫、詩文精品二百餘件,對藏友方家、藝術愛好者等各界人士而言,是一次極為難得的饗宴!

展覽梳理了溥老自北平迄南渡臺灣及海外遊歷等各個時期不同的創作風貌。對其書畫藝術有一種評論便是臨古、師古,傳統守舊缺乏時代性與創造性,但從此次陳展作品中應可令觀者產生新的認知與體會;這就必須從其成長與時代背景對照來看,庶幾不致發生誤解甚或犯了以偏概全的錯誤。筆者認為欣賞溥老藝術最重要的第一步是必須先對其人生經歷有清楚認知,然後方能「換位思考」自能心領神會體悟其筆下何以出、心境之所寄了。

從「南張北溥」二位大師一生觀之,他們各自有不同的成長背景、人際網絡、習藝經過,但豐富的閱歷與努力的學習才是他們各自邁向巔峰的真正原因!更從其二人惺惺相惜、彼此敬重之情誼來看,確實值得後輩仰望與效法。現謹針對此次特展陳展作品略抒管見,以就教於藏友、方家及讀者們。

首先從繪畫部分談起,山水作品中有橫幅巨幛,亦有小巧精緻的私房之作,黃君璧先生曾說:「溥老作品越小越精,越小越妙」但並不代表他不能創作大尺幅的佳構,以這件曾現身香港佳士得春拍,而後為台灣藏家競得的六尺山水巨作而言(繪畫圖87),從整體布局、畫面經營觀之,便可體察到溥老山水自師古、臨古而融會貫通、自出機杼,顯現其雅逸、超塵「溥式風貌」的特性;甚至看似程式化的體裁、構圖(如范寬谿山行旅中之大山聳峙,或馬一角、夏半邊之謂),在其重組下化胸中丘壑為筆底煙雲,正是「師古自新」的典範!也是自身學養、人生經歷、品格特質之綜合體現。

相對這件鉅作的是兩件袖珍小品,二者均屬館方珍藏;一為淺絳山水圖卷(繪畫圖99),一為繪贈溥老兒媳姚兆明女士的水墨山水小品(陳展但未刊印圖冊),前者畫心高僅3.4cm,長度卻有186.2cm,窄長的畫幅中仔細地繪製出綿亙山巒、丘壑、松林、飛瀑、流泉、樓閣、小舟,如芥子納須彌般,盡顯臥遊山川之妙!而繪贈兒媳之水墨小品,更是在不及盈寸的小巧紙幅上繪出江天平遠的景緻,畫雖小然取意宏闊,呈現出有如登高望遠般的視覺效果。此外秋思無邊長卷(繪畫圖93),為溥老暫居杭州時賞西溪秋景的記遊精品,其自題「蘆花千頃,望之如雪」所圖正是追憶當時景物,令觀者真有身歷其境之感!而另一件秋江疊嶂圖亦是1948年在杭州時的作品,斯時雖身在江南,筆下卻隱含懷念北國故土之思,抑或是對早年家藏宋人無款山水長卷的追念,該圖贈叔和先生但5年後溥老在台卻於友人讌飲場合中重見舊作,只是作品已換了新主人,感慨之下乃重加題識於上,以誌「人事之易變如浮雲」。

這次展出的山水作品中,明確寫出所繪何處但溥老卻遊蹤未到者,當以桂林山水(繪畫圖91)為代表,此作用渴筆皴擦具體呈現石林風貌,畫面下端樹林、樓閣則純是「神遊」之筆,虛實之間恍如仙境般直入畫禪矣!

溥老羈台期間,遍遊寶島佳山勝景,如日月潭、大貝湖(即今高雄澄清湖)、花蓮太魯閣、新竹青草湖、新店直潭、碧潭、烏來、太平山、陽明山、澎湖等地,但此次展出書、畫作品中最常提到的便是(新)北投鳳凰閣,以作於1958年之鳳凰閣秋景寫生(繪畫圖97)為例,淡施花青、赭石,秋意滿山,松林間點綴三數間日式屋舍(即鳳凰閣),整體畫面真實又帶些虛幻,已分不清是臺灣風貌或是故鄉北平西山舊景,這正是溥老對景寫情,抒發胸中塊壘的心境。以之對照庚子(1960年)所作西山秋色(繪畫圖100),更可發現兩件作品的關聯性,西山秋色允為溥老精心之作,在穹巖眾木、奔泉迴溪、羣峯聳列中,繪一孤邁高士、棲盤林麓,活脫是自我寫照!

在陳展作品中,尤值一提的便是作於己卯(1939年)賃居頤和園時之秋江帆影圖 (繪畫圖3),一種較普遍的說法是他在北平時期,作品多有代筆、合作之嫌,但細讅本畫像似對景寫照(頤和園昆明湖?)而筆墨清遠高逸、敷色澹雅恬靜,無一絲塵俗氣,若非出自溥老親為曷克有此?此圖繪成復以精絕小行書錄自作詞二闋,書畫相得益彰,視為早年精品當不為過!更在溥老唯一的影集中作為字幕底圖呈現,藝術家本人對之頗自矜亦未可知?

以上所舉實例多為秋景寫照,而春景山水立軸(繪畫圖41)則是一件難得繪出桃紅柳綠的春日明媚景緻之作,雖仍以馬、夏為根柢,復參用唐寅、明季浙派筆意,使得本件作品呈現生機勃發、春意盎然的繽紛世界,屬本展中一件較特出的佳構!

最後再舉數件為早期民國學者、黨、政、軍要員舊藏的作品,如(繪畫圖26、29、44、49、55、72)分別原屬於羅香林、錢永銘(新之)、鄧傳楷、胡璉(伯玉)、張國英(俊華)、高惜冰等所有,可見溥老當年受到「追捧」的熱度,尤其從他約1950年代自書潤格(書法圖86)可知,繪畫自壹仟伍佰元起價,四尺(約120x60cm)即已定價肆仟元的情形來看,若欲求得法繪墨寶所需付出的代價遠非一般人所能負擔(當時一般基層軍、公、教人員月薪約二、三百元左右),從以上對比或許能提供讀友參考,總之追求美好藝術品這件事倒是古今皆然。

山水作品中筆者想以介壽齊眉(繪畫圖70)當作小結,緣於該圖是目前我所僅見繪人物著和服者,更是祝壽題材中少有畫出當事人夫婦的(遍閱溥老祝壽題材繪畫,素材多是松鶴、山水);筆者推想,或為溥老居東京時,受周到照顧或摯友請託而出自”投桃報李”的感謝之情,方有此奇珍傳世。該作品仍存當年日本原裝舊裱,甚至桐木盒蓋內側還是溥老親題,殊為難得!

山水之外,此次特展中人物、花鳥草蟲、走獸、樹石等項亦多精妙之作,茲略舉大端望與諸位讀者分享。

溥老人物作品類多高士、釋道、鍾馗,亦有仕女、神怪及漫畫小品等題材,洛神圖(繪畫圖103)為其仕女畫中之精品,畫中洛神雲鬢高髻、金簪環珮、神態閑靜,手執羽扇,以顧盼之姿,飄帶輕揚更增動感,其特著意於敷染,賦色典雅端麗氣韻天成。另一幅洛神(繪畫圖105)則是凸顯其凌波微步飄帶臨風,水天一色如幻似真的曼妙姿容與窈窕身影;由此可見溥老非凡之筆境,實出自其心性涵養達於極致時所蘊於內而發於外的表現。

釋、道人物畫中,如道濟和尚(繪畫圖122)以大寫意筆觸,有如梁楷”潑墨仙人”般之造境,繪形態迥異的”顛僧”,雖未見破蔽僧帽,但取而代之以佛經一函,習見的手持蒲扇卻改以肩扛竹竿繫之,整體造型大異凡俗,用筆俊逸蕭疎,莫非也是他自我寫照之一?另一觀音大士像(繪畫圖120)則又回到較傳統的「水月觀音」形象,其以流婉酣暢之線條勾勒觀音聖容,空巖崖壁則蒼潤相濟,楊枝淨瓶與墨竹數竿頗得點睛之妙,而波濤激湧則使整體構圖動靜相生,此作繪於丙申(1956年)六月十九日,是年為溥老六十整壽,畫成又係觀音聖誕之日,其欲自壽或迴向亡母已渺不可知矣!

溥老畫鬼與漫畫是「渡海三家」中其他二人皆無之獨到妙品!此次展出如鬼趣圖(繪畫圖143)、選美第一名(繪畫圖145)與颱風景像(繪畫圖146),皆屬生動傳神且深富時代感的諷世、寫真之作,從而也證明溥老不但是飽讀詩書的經學大師,更是具有強烈幽默感與同理心的卓越藝術家。其他漫畫類作品尚有馬戲圖卷(繪畫圖152),畫面中可見虎、象、馬、熊、猴、牛等參與表演動物,操弄各種雜耍特技的則多達36人,神態各異、生動活潑,溥老觀察力、想像力之豐富於此可見!

最後再舉一件有趣的畫例,即大頭和尚度柳翠(繪畫圖124),畫幅大面積留白,僅在左下繪二人婆娑起舞貌,男性著僧服(應即大頭和尚)女子著時裝(柳翠?),但從面容來看無疑是溥老和李墨雲夫人的寫照,李墨雲原名雀屏,”雀”、”翠”音相近,莫非有暗喻之意?溥老對他的側室存在不足為外人道的複雜心態,覩畫思人實耐人尋味!

喜好溥老藝術的人皆知其愛畫鍾馗,也常以西遊記、太平廣記等書中內容化為筆墨,是自況、是暗諷…抑或警世,論者各有見地;但純就繪畫表現,亦可探察溥老內心純真、悲憫、洞達世情的一面。此次展出有館藏鍾馗系列(繪畫圖125~136)與西山溥先生畫冊(繪畫圖214)均屬前述體裁中具代表性之佳構。

動物門類中,溥老畫猿亦是一絕,如館藏十猿圖(繪畫圖192)特別在三樓常設展區陳展,便是極具代表性之猿畫精品;攀緣嬉戲於巖間樹梢的靈猿,與垂綴枝椏的藤蘿蔓草,巧妙賦予畫面一種連綿起伏虛實相生的完美視覺效果。而赤猴圖(繪畫圖194)當屬溥老作品中之稀見題材,該畫繪於丙申(1956年)歲朝,時客東京旅館中的「舊王孫」似乎並未受年節氣氛所感染,丙申雖正逢他降生一甲子六十整壽,本該是值得慶賀的大日子,但當他獲悉臺灣當局將派萬公潛及「愛妻」李墨雲來日陪伴並「協助」其返臺消息後,想到自己悠遊無所羈絆,遠離家中紛擾的美好時光不再,實難掩落寞地用代表生肖坐命的火猴以自況,從茫然又似哀怨的眼神裡,真不知是在遙望遠方家鄉還是哀嘆自身遭遇?攀棲孤松之上,單峯聳峙於後,畫境寓意深長頗堪玩味!此作更特殊的是用隸書題”丙申歲朝”,落名款後再書”製”字,可謂其畫中孤例。

歲朝清供(繪畫圖162)是件值得讀者關注且充滿喜慶氣氛的高雅之作,他用工筆勾勒紅豆、綠葉,再以小寫意繪松枝毬果,布局左高右低使畫面產生獨特的協調美感,但最吸睛的自是瓶身開光處松閣層巒景致,畫雖袖珍但筆下一絲不苟,點劃精絕、烘染雅潤,是折枝花卉中不可多得的神品!

溥老一生接觸植物種類非少,但松樹無疑是其生命中最常相伴相依的。他隱居戒臺寺牡丹院時,寺中遍植古松名木,西山一帶更是松壑連綿美不勝收;故其筆下繪松尤多,如嚴笑棠先生舊藏松壑飛瀑圖卷(繪畫圖89)、古松圖卷(繪畫圖182)、陳子和先生舊藏破壁欲飛圖卷(繪畫圖183),俱是溥老不同時期之松畫佳構,或秀逸雅潤、或蒼勁雄邁,面貌各異而各擅勝場。

繪畫部分筆者擬以溥老三件成扇做一小結。

一是楷書陶令詩並花卉蟲草(繪畫圖207),二為少雲先生款行書與沒骨山水(繪畫圖208),最後為其小團扇妙品(繪畫冊扇面隔頁)。三者間雖俱有引人入勝之處,但小團扇無疑應居魁首,該扇作於1942年,當是溥老興到神來之筆,一面繪猛虎下山,牧羊小童、羊隻則皆蜷伏於樹躲避,兩隻白兔匿石隙下,雖是戲作但布局生動,人、獸間神態各異,奇趣橫生!另面空山猿戲圖,畫中松巖幽澗猿戲其間,絕妙處是以擬人化的手法,畫猿兒飲酒行樂、撒網捕魚、撐篙行船,觀此除讚嘆外,已難再多置一詞!另一作於1945年之花卉蟲草成扇,亦屬少見題材,畫面中翠竹斜倚、紅豆、黛梅綻放枝頭,似是早春景緻;一動一靜的兩隻昆蟲,更使畫面憑添無限生機。反面楷書錄七言、五言詩,亦為經意之作,殊難一見!末舉戊子(1948年)作沒骨山水,青山紅樹秋色無邊,賦色典麗蒼潤,可謂山水扇畫精品。更值一提的是後兩把摺扇扇骨俱為名家刻製,實收相得益彰之妙!

書法詩文部分,茲舉館藏楷書日月潭崇聖館碑(書法圖9)與楷書八言聯(書法圖32)二者為例,前者作於壬寅(1962年)正月,為應師大劉真校長之請撰文並書,屬溥老晚年楷書絕精之作,端凝嚴謹勁健挺麗的書風,使筆者立於書作前頓時摒氣凝神,一股儒雅的書卷之氣直似撲人眉宇!

另楷書八言聯,則是高28.4cm,每幅寬僅3.2cm的袖珍之作,屬溥老小而精的妙品;聯語寓意吉慶,正宜新春納福、招財迎祥,館方更以此本印贈小型春聯,得者張之於室則瑞氣滿堂矣!此外館藏行書五律中堂(書法圖18),明顯胎息二王、米芾,剛健遒美、筆勢縱逸,酣暢處如凌虛御風,而鈐用之溥儒飾雙龍白文印,為王壯為先生所篆製,此印甚少使用,令本件書作益顯珍重!

前面提到過溥老居臺期間遊踪遍及寶島,此次展出即有行書七美島銘(書法圖67)、行書關渡宮祈雨文(書法圖75)等作品,均可稱「愛臺」之作。七美島是澎湖勝景之一,溥老以島名由來撰文彰之,亦藉古勵今之舉。目前臺灣全島正陷於「十年大旱」的危機,而作於丁酉(1957年)之關渡宮祈雨文,不啻具有珍貴歷史文獻價值,溥老文中雖仍自稱大清宗室(這是他謹守氣節不事二君之堅持毋足為怪),可其文末說道「予小子儒,敢充犧牲,為臺灣八百餘萬生民祈旦夕之命…」這又是何等的情懷,由是觀今之政治人物,多夸夸其談枉顧百姓福祉,古今輝映寧無慨歎乎?

陳展作品中有兩件是筆者想特別介紹的,一為行書題畫詩卷(書法圖73)一為贈成林學友行書七言聯(書法圖48),二者皆書於乙未(1955年)三月,斯時溥老將有訪韓之行(當年五月),但仍費心創作,這跟受贈人頗有關係。題畫詩是為王令聞女士擬作,行書對聯則贈予李成林先生,二者俱屬溥老執教國立北平藝專時的學生,當身分之謎揭曉後,自不難想見師生異地重逢的欣喜歡快;而擬作題畫詩係因王令聞專習工筆仕女、人物,老師愛徒心切(請參閱本展圖錄書法冊,頁147)怕她畫成無詩可題,乃在將出國前先為其”捉刀”代擬詩十一首,從以上種種都可看出溥老情深意厚,處處為人設想的敦厚風範,有師若此夫復何求?附帶一提,前述作品俱書於「鷗波館」(請參閱本展圖錄書法冊,頁142~143)中,以該處無需受制於墨雲夫人,師生相處更為自在之故耳。再說一個小秘密:當年溥老親囑江兆申琢製白文「溥儒之印」一方,專置鷗波館運用,此為鬻書畫不願為墨雲夫人知之用意,得款由吳詠香保管以供恩師私用也。

此次「遺民之懷」特展,筆者與舍弟良碩有幸躬逢其盛並略效棉力,必須特別感謝館方的厚愛與信賴,讓我們有機會代替先父、家母(他們均是溥老學生)為恩師的藝術推廣工作盡一點心,謹藉文末再致由衷謝忱;也願讀者觀眾欣賞完展覽後,能對傳統水墨與詩文經典投以較多的關注,相信這也是館方所樂見並期待的。

深入閱讀

【寒玉法脈】以心畬先生自故都迄南渡後交誼、課徒、教學情形,略述其生平與為學之道(一)
【寒玉法脈】以心畬先生自故都迄南渡後交誼、課徒、教學情形,略述其生平與為學之道(二)

【寒玉法脈】以心畬先生自故都迄南渡後交誼、課徒、教學情形,略述其生平與為學之道(三)
【寒玉法脈】以心畬先生自故都迄南渡後交誼、課徒、教學情形,略述其生平與為學之道(四)
【寒玉法脈】以心畬先生自故都迄南渡後交誼、課徒、教學情形,略述其生平與為學之道(五)
【寒玉法脈】以心畬先生自故都迄南渡後交誼、課徒、教學情形,略述其生平與為學之道(六)
【寒玉法脈】以心畬先生自故都迄南渡後交誼、課徒、教學情形,略述其生平與為學之道(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