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寶印石閒談 收藏要訣,玩石心法

傳家寶印石閒談

文:蕭凱中

回憶當初接觸印石,因緣際會踏入了「傳家寶」,當時眼前是位埋首於桌前,專注地打磨印石的人,而他便是傳家寶主人–潘明皇先生,與其他商賈之地不同,沒有故弄玄虛的說詞,更無一臉高深莫測的倨傲,簡單表明想學石頭的來意後,他也只是淡淡拿了塊石頭要我一起打磨。而後,這方印石成了給我的見面禮,也代表著跟隨先生玩石的恆久紀念。

不隨市場波動而動—-一對封門青竟勝精品名石

談到印石的價值,潘明皇先生曾多次提起一個經歷,無非是要說明「不要迷信名牌石種」的道理,這要從眼前的這對青田石講起。在一次印石協會的聚會中,眾人相約攜石共賞,而協會中不乏各行企業家,各個資本雄厚,會中自是名石盡出,一時光彩奪目,比誰有名頭,也比誰有塊頭。然而,一路賞玩下來,最多人拾起細品的不是甚麼雞血田黃,也不是甚麼名家鈕工,一對看似不起眼的封門青素章竟於此會中脫穎而出,擊敗各座金磚堆起的山頭,眾人傳遞不已,爭相一睹風采,當場就有人意欲購藏,當然,這對石頭自始自終也並未讓出,現在仍靜靜的躺在咱們面前。

中華文化源遠流長,而印石藝術發於篆刻之道,本是文人品味下的產物,作為寶石珠玉,固可極盡一切能事求取高價;但作為印石,其價值可就不是能以金錢簡單量化的了。封門青色澤內斂如古之君子,歷來廣為文人雅士鍾情,而此對素章不加以雕飾更顯得清新脫俗,若以文人品味為最高標準,瓷器中以宋代汝窯為標誌,印石中則屬封門青。價值,是人們賦予的,有了價值才會有對應的價格出現,而東西一旦有了足夠的文化底蘊,其隱含的價值也就無法輕易計算了,這對石頭的價值或許如同市場給予的定位,抑或全然跳脫市場。

「不隨市場波動而動」這個道理是潘明皇先生一直強調的,市場上的好只為其價格高漲,而不一定有其價值。反觀幾年前大陸拍場上的大噴發,2009年中國的藝術品市場便進入了億元時代,毫無節制的瘋狂炒作下,印石的價格也被推往了前所未有的高峰,各地上演著瘋狂的石頭,這股浪潮席捲來台,大批陸人前來收購印石,然而價值與價格無法平衡,加之近年賣方的惜售與買方濃厚的觀望情緒,致使價格虛高,市場不斷萎縮,不少的店家皆隨此潮起潮落而墮入深淵,萬劫不復,這正是因著眼於眼前的利益,而迷失了長遠的正確投資方向。

對於潘先生而言,「寧可買對,不怕買貴」便是面對印石市場的一帖良藥,好東西不怕沒人要,就怕東西有問題,拿出來自己心虛,別人還砍價挑毛病。即便如今市場一片冷清,仍有買家打著高價的旗幟四處收購,先前燒的一片火熱的巴林雞血就是一例,潘明皇先生表示:「過去人們買雞血,會先問是不是昌化的,別拿巴林的假雞血混充;而如今人們則先會問有沒有巴林雞血可買。」過去巴林雞血出世之初,昌化雞血石以其悠久的文化歷史與血色的純正為貴,可漸漸的,人們發現了巴林石的質地更勝,取其美好且易於受刀,其價格也就水漲船高了。

 

收藏要訣,玩石心法

印石圈內不外乎收藏家、商人與仲介這三種角色,關於印石收藏,潘明皇先生認為一個好的玩石者,應該是做為第四種—-收藏家兼商人的身分,也就是說,收藏印石眼中不應只有買賣與價格,應該懷著興趣,下足功夫,除了體會收藏的樂趣外,也應洞悉市場,不可全憑喜好,這樣子玩石才能玩得久、玩的精。做為一個收藏家,面對博大精深的文物藝術收藏領域,潘先生認為要把握住稀有、珍貴、天然、手工以及美感,印石便屬箇中上品,從事天然礦物寶石生意的都會不斷強調,這些天然的資源都是有限的,採一個少一個,而印石相較於其他寶石收藏固然屬於小眾,但上乘原料的珍稀程度卻遠遠超過其他,因此,正確的印石收藏門道就更顯得重要,潘先生認為玩石角度要從以下五項條件視之: 1石種 2材積 3雕工 4缺陷 5整體。

石種的研究,大概是玩石中最為基本,也最為困難的部分,潘先生常說:「會能買到好,懂能買到寶」收藏一門,無非就是比誰眼力好,比誰功夫深,眼力知識比別人高明,往往就可以奪得先機,甚至是撿漏。曾經跟隨潘先生收購印石,走訪一間藝品店,其間昏暗而雜亂,茶氣與菸霧更使人的感官蒙蔽,辨石也就如霧中探花般顯得不易,當時只見几案上茶盤邊列了一排石頭,大都是芙蓉之類,有雕踏雪尋梅的三色芙蓉章,也有紅黃芙蓉圓章,當中不乏各具市場特色的印石,然而到了最後,潘先生只由一對素色芙蓉紐章中取走了一方。

離開後,才聽得潘先生解釋,此對印屬結晶性相當高的白芙蓉,質地是一流的,印紐乍看並無搶眼之處,可這般獸紐正對直角處的「三角紐」,正是二十年前的老工,若仔細端詳可雕的是一絲不苟,精緻而到位,以指甲輕擊印身邊緣,鏗鏗然若鐘磬之音,足見其結晶程度,「好的石質才會加之好的雕工」,這樣的對章是可以收的,然而其中一方的印側長裂造成了重大缺陷,只好將其捨棄,因對方經驗與知識不足,最後也竟讓出其一,而其他的印石乍看雖好,但投資潛力卻遠遠不及此印。

後來,聽說此印備受各方喜愛,不久便讓出,對方還追問有沒有類似的可買。我想,對於潘先生而言,這樣的東西肯定還稱不上個寶,可對於我而言,卻是結結實實的上了一課。